致力于为大家
推荐优质的划船机

十王一妃&邪恶老师自慰调教小说

      

“莹姐,不用了,我坐普通的硬卧也可以,谢谢你。”

十王一妃&邪恶老师自慰调教小说

        

张珊珊其实也不傻,常雪莹给她转的这五百块钱是不是杨谦安排的,她不可能看不出来。

        

别的不说,杨老师在京城那么忙,哪里有空接电话?

        

而且,常雪莹给她转钱的时间,应该距离她们分开之后没有太久,说不定是在等某个红绿灯的时候拿起手机发的,也根本来不及告知岚姐,再告知杨老师,然后转钱给她。

        

很显然,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常雪莹自掏腰包要给她升软卧包厢。

        

还给多了很多钱,软卧其实也就加两三百块的样子……

        

想到这儿,张珊珊心里被一趟暖流包裹着,在这个春节前的寒冬季节里,也是暖洋洋的。

        

“其实这时候,想要升软卧也升不了,火车票早就被抢光了,无座都没有,哪里还有软卧呢?”

        

张珊珊也不知道有没有软卧,她只是用这样的借口,把常雪莹的五百块钱退了回去。

        

就好像常雪莹说这五百块钱是老板给的一样,都是善意的谎言……

        

……

        

硬卧和软卧之间的差别还挺大的,就如同常雪莹说的那样,如果她是软卧的车厢,完全不用担心电视没地方放,也不用担心电视会被偷走。

        

但因为她是硬卧的车厢,一个完全敞开的车厢里,两边各塞下了三层床铺,床铺下面都塞满了行李箱,张珊珊看了一下那里完全没有地方放下自己的电视,她也不放心电视放在那里,她睡在中间那一层,晚上要是有人顺走了怎么办?

        

只能是将她装着电脑、衣物的书包,以及电视搬上床铺上,但那样她坐下来都伸展不开,更别说躺下来睡觉了!

        

“你怎么不去办行李托运?这么多行李。”

        

对面床一个大妈经验丰富,给她指点迷津。

        

张珊珊连忙去找列车长。

        

“你现在才办行李托运?行李托运是在托运厅做的,你现在都上车了,哪里还办得了行李托运?”

        

列车长看着她的电视包装箱,眉头都皱了起来。

        

张珊珊带的这些物品,倒还不算超限,而且普通火车的灵活度更高,不像高铁那么严格,别人看她带的是贵重的家电设备,以为她担心托运损坏,经过安检之后,便也让她上了车。

        

但行李托运确实是在乘车之前就要办理好的,还要填写托运单、检斤过磅、打好包装等等,这些只能在托运厅进行办理。

        

现在都快要开车了,哪里还有时间去托运厅办理?

        

列车长打量了一下张珊珊,看到她略显青涩的面容,而且东一口“阿姨”、西一口“阿姨”的,知道她应该是涉世未深、也没什么搭乘火车经验的学生,并不是想占便宜的老油条。

        

“这样,你把箱子打开,我检查一下里面。”

        

列车长让她开箱检查,确认是普通的电视机,不是什么违禁物品之后,就让她把电视带上。

        

她们经过了餐车,来到列车员的休息间。

        

“你把东西放这里,等明天快要到站下车的时候,我要是忘记了过去找你,你也要记得过来找我拿,好吧?”

        

列车长在本子上,记下了张珊珊的姓名电话、座位号码、目的地信息。

        

不仅如此,她还用一张贴纸,把张珊珊的座位号码贴在了箱子上。

        

“谢谢阿姨!”

        

张珊珊满怀感激地向这位面冷心热的列车长表示感谢。

        

“不用谢,你回去吧,快开车了。注意安全!”

        

列车长没有送张珊珊回去,她的事情也很多,对讲机里一直有人在喊话。

        

等张珊珊回去,她们那个包厢已经坐满了人,除了张珊珊和那個对面床的热心大妈,还有三个男的,老中少都有,另外还有一位带着三、四岁小朋友的年轻妈妈。

        

“你东西放好了吧?”

        

见她回来,热心大妈就跟她问道。

        

“放好了,办不了托运,但列车长人很好,让我放她那里,下车的时候再去拿。”

        

张珊珊轻声说道。

        

现在已经八点多,张珊珊不知道小朋友要不要睡觉,但看到他偎依在他妈妈的怀里,张珊珊便觉得自己不好太大声,怕影响小朋友的休息。

        

“办好就行,我就说你要去找列车长嘛!”

        

热心大妈还很高兴地哈哈大笑。

        

张珊珊回到自己的床铺上,没整理多久,火车就开了。

        

她连忙拿出手机,给常雪莹说一下,然后再发微讯给潘倩。

        

“好,我们春节之后见!”

        

“不对,下车回到家也要跟我说一声。”

        

常雪莹连着回了两条微讯过来。

        

显然是没男朋友的,这么好的时光居然在玩手机。

        

“收到,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再联系。”

        

潘倩的回复也发了过来。

        

张珊珊是晚上快十点才回到金城的,大晚上也不可能连夜赶回老家,所以,她打算去潘倩的家住一晚,第二天白天再回去。

        

至于外公,张珊珊没打算这么早告诉他,突然回去,也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就在张珊珊发完微讯,准备收起手机,翻书包找耳机出来听会儿歌的时候,她发现对面床有一个年轻的男生正在一个劲儿地打量着自己。

        

什么情况?

        

张珊珊刚刚警惕起来,对方却主动搭话了。

        

“伱好,你是杨谦,杨老师的那个学生吗?我在杨老师的演唱会上看过你,你唱了《默》超好听!”

        

年轻的男生有些激动,感觉就像粉丝看到了偶像一样。

        

“额,是我,你看过杨老师的演唱会啊?”

        

张珊珊没想到在火车上,还能遇到一眼认出自己的歌迷。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但其实张珊珊经历的也并不算多,可能来谦语传媒参观的歌迷们会比较容易认出她来,可是如果张珊珊走在大街上,也没有化很漂亮的妆容,很少会有人会觉得她是歌手。

        

因为气质太普通了!

        

张珊珊自己都不觉得自己算是明星,就一个还不入流的歌手,练习生!

        

“看过,我还看过杨老师的直播,不过看得不多,你也在上面!”

        

男生翻找出了笔记本,想让她签名。

        

“我的字不是很好看,请你多多包涵。”

        

张珊珊写完后递回去,但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写的字确实是一般。

        

吴岚曾经想要找人专门给她们特训一下艺术签名的,但杨谦否决了。

        

他不希望张珊珊她们在给歌迷们签名时候还弄虚作假,毕竟歌迷们不是在意你写得有多好看,多么龙飞凤舞,他们喜欢的是一个真实的你!

        

当然,杨谦也鼓励张珊珊她们有空的时候多练字、多读书。

        

多读书,自己思想、气质提升起来了,字也会越写越好看,越写越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