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为大家
推荐优质的划船机

蹂躏侵犯H小说/维修工老林的春天阅读

        

昨天夜里,雨下了一夜,今天早上虽然已经停止,但天空中的乌云依旧密布,仿佛在积蓄雨势一般,等着倾泻而下的那一刻。

        

路上的行人很少,即便有也都是行色匆匆,生怕这随时可能到来的大雨落到自己头上。

蹂躏侵犯H小说/维修工老林的春天阅读

        

一辆女性化的天蓝色轿车从大路切入小道,向着北神家的宅邸行驶而来。

        

汽车很快在大门停下,北神晴子从车上下来,将大门打开之后又开车驶入院内。

        

房门打开,北神晴子向着左边的楼梯走去,可刚走了两部察觉不对的她却径直转身,快步向着右侧的沙发走去。

        

然后她看到了。

        

茶几的边缘堆放着一个行李箱,而茶几上还有打开的啤酒罐与喝了半杯的酒杯。

        

这无疑是证明,屋内有人来过了,而且对方似乎刚从外面旅途归来。

        

看着面前的几样事务,北神晴子瞬间丢掉了手中的包向着楼上的书房跑去。

        

当她来到大门敞开的书房之际,屋内亮起的灯光与摆在书桌上的资料,似乎显示曾经有人来过。

        

她踌躇的向前方走去,小心翼翼的像是在看待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然后她看到打开的电脑上面显示着植物的资料,笔记本翻开着,显然是父亲之前在查看资料。

        

北神晴子环顾着四周想要搜寻什么,可房间之中却空无一物。

        

她的瞳孔微微扩大,呼吸也在不自觉间加重了许多。

        

她开始满屋子的寻找,那个她魂牵梦绕的身影。

        

可不管是书房还是父亲的房间,都没有找到对方。

        

但是突然间,她似乎听到脚下又脚步声传来。

        

听到动静的北神晴子疯了一样向着卧室的阳台跑去。

        

然后她看到了,父亲一身白色的西装与礼帽向着屋内走来。

        

他似乎察觉到了女儿在楼上看他,便微微抬头向其笑了笑,接着向屋内走去。

        

可就是这一瞬间,却让北神晴子如同晴天霹雳般呆立当场。

        

下面那个人露出脸,正是她魂牵梦绕日思夜想的父亲!

        

“爸爸!爸爸!!”

        

北神晴子像是疯了一般从阳台向着楼下跑去,可等到她再度来到了一楼沙发处,之前的白色身影却像是完全消失了一般,怎么也找不到。

        

她冲出门外环顾四周,可却依旧没有看到丝毫的人影,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

        

“怎么可能…”

        

北神晴子喃喃自语的转身回屋,看着那已经打开的啤酒罐拿起灌了一大口!

        

带着些许苦涩的啤酒从舌尖带来了最真实的感受,北神晴子回想着自己在阳台上看到的那一幕,愈发觉得那不是幻觉。

        

那就是自己的父亲!

        

不…可明明…

        

北神晴子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觉得父亲会在这里出现。

        

她将易拉罐放下,深吸了一口气向着洗手间走去。

        

冰凉的水打让人神色一振,整个人似乎也清醒了不少。

        

可当她走出洗手间,却发现父亲正站在沙发旁向着门外走去。

        

她疯狂向着大门跑去,可环顾四周后,却依旧没有任何的身影。

        

“哈…哈…”

        

北神晴子喘息着,双手抚了抚额头,似乎听到了屋内传来的电话声,她晃了晃脑袋有些摇晃的向着屋内走去。

        

当她有些迟疑的接通电话后,却不由得面色大变。

        

下一刻,她匆匆走向沙发拿起自己的扔在沙发上的包便向着汽车走去。

        

汽车飞驰而出向着未知的目的地前进,却没有注意到在其后方一辆黑色的汽车远远地跟在后面。

        

北神晴子一路疾驰,很快来到了一栋院内荒草丛生的洋房别墅门外,而这栋别墅的表札上悬挂的名字,赫然也是“北神”。

        

她打开大门走向屋中,可以看到随处可见的白布覆盖在家具之上,很明显是长时间没有住人了。

        

但她全然没有怀念的意思,只是在开门后匆匆向着左侧拐去。

        

一串钥匙被她从柜子内翻出,她辨认一番后拿着其中一枚钥匙像是怀揣着一切的期盼与恐惧向着屋内的地下室走去。

        

那两层台阶明明是那么短,她的步伐明明也不慢,可不知为何却让她感到了异常的漫长。

        

但钥匙还是打开了房门上那把锁。

        

而当房间的一切展现在北神晴子的面前时,她只是呆呆地站在门口。

        

灯光打开,地下室内的躺椅上似乎有一个人影仰躺在那里。

        

“爸爸!!”

        

北神晴子踌躇的脚步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在这只有十度的酒窖内,又怎么可能有活人存在。

        

躺在椅子上的人,早已化作了尸体。

        

用尸体来表述,或许也不是那么准确,因为经过岁月的腐蚀,这具尸体早已没有了完整的样貌,血肉都已经风干成了薄薄的一层黑色覆盖在早已经显形的骸骨之上,只剩下一层破旧的外衣搭在外面。

        

这场景,甚至比单纯的白骨更加的恐怖,只是让人看一眼就胃部翻涌引起生理上的不适。

        

可面对如此恐怖的情形,北神晴子却没有丝毫恐惧之色,反而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流出。

        

“爸爸…对不起…”

        

北神晴子喃喃,可下一刻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却是让她面色剧变。

        

等她朝着门外看去,便看到唐泽与上井直树两人正站在门外。

        

“果然如此,这也是你为何说自己父亲“根本不能杀人”的原因了。”

        

唐泽看着面前的黑色骸骨叹气道:“毕竟已经去世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北神晴子脸上悬挂两行泪不断下流,但她却没有去擦而是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虽然面无表情,但其眼神却怨毒的好似恶鬼般让人不寒而栗。

        

“呵呵…”北神晴子脸上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原来这一切都是刑事先生安排的啊。”

        

“诶?前辈,你都做了些什么?”上井直树闻言也是一脸的好奇。

        

他今天只是按照唐泽的安排,便在北神家的宅邸附近坐在车上原地盯梢,等他上车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然后他便看到北神晴子先是开车回家,然后不过片刻便看到对方又匆匆跑出来开车外出。

        

正当他犹豫是跟上还是按照唐泽刑事按兵不动的时候,便看到唐泽刑事也从北神家的宅邸跑了出来。

        

然后两人便一路开车跟着对方来到了这栋老宅子。

        

而看到眼前的一切,他自然明白这是唐泽刑事所做的了,但可惜他之前都是个工具人,什么也不知道。

        

但看样子,北神晴子恐怕也是被唐泽前辈算计了,才会说这样的话。

        

“抱歉,想要破局的话,我必须要找到你的父亲。”唐泽没有回答上井直树的话,反而是朝着北神晴子歉然一笑。

        

“没想到的刑事也会趁着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进入别人的屋子。”北神晴子语气讥讽道。

        

“就像你拼命要隐瞒证据一样,我们的责任是拼命的追查真相。”

        

唐泽看向北神晴子神色认真道:“这次我切切实实是私闯民宅了,就算你要告我也无话可说。

        

不过我这位后辈可没有参与,只是按照我的安排一直都守在你家门外罢了,所以不必将其牵扯进来。”

        

“前辈…”

        

上井直树听了两人的话后大惊,这次明白昨天夜里为何他询问唐泽刑事有什么计划的时候,对方没有告诉他了。

        

原来对方居然是为了不连累他,所以才会故意隐瞒自己的计划,甚至今天的安排也是为了他不收到波及。

        

“好了,只不过是你也帮不上大忙,没必要拖你下水而已。”

        

看上井直树那一幅感动的模样,唐泽拍了拍肩膀示意对方不用太过在意。

        

“告你们?到了现在一切还有用吗…”

        

北神晴子冷笑一声,旋即看向唐泽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吧,怎么办到的?

        

居然和我父亲的面容一模一样。”

        

“用了一些小手段罢了。”

        

唐泽解释道道:“托朋友制造了你父亲的易容面具,然后利用你父亲的衣物乔装打扮了一下。”

        

“不过是传说中的名刑事,真是神通广大,连这种只在小说中的手段都能够使出来。”

        

北神晴子闻言也不只是讥讽还是感叹,看着唐泽幽幽道:“真是好大的本事。

        

既然如此,那电话也是你变声模仿我父亲的声音吧?”

        

“什么电话?”

        

即便是唐泽这不信鬼神之人,猛地听到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也不由一突。

        

他只觉得汗毛都因一股不知从何而起的寒流竖了起来,但还是看着北神晴子神色认真道:“我并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电话中的声音,跟爸爸的声音一模一样哦。”

        

北神晴子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说是让我去来找他。”

        

“这…”

        

上井直树听到两人的话后不由头皮发麻,看着四周这阴森的环境,不由咽了咽口水,心下忍不住的发毛,“不会是撞鬼了吧…”

        

“胡说什么呢,别胡思乱想。”

        

唐泽轻呵了一声,旋即看向北神晴子神色认真道:“我并没有任何隐瞒你的理由,毕竟假扮你父亲的事我都已经承认了,没必要在这些细节上骗你。

        

而且就算我能够模仿,也需要有你父亲的原声才行。

        

但你的父亲已经去世很久了,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弄到你父亲的声音。

        

再说,能够让你看到,可比让你听到冲击力更要大不是么。”

        

“不,我确实听到了…”北神晴子轻声道:“那是爸爸打来的,他让我来找他…”

        

“或许是你的幻觉吧…”

        

唐泽看着北神晴子道:“我假扮你父亲的出现,或许对你的刺激有些太大了。”

        

毕竟对方可谓是“因父成魔”,如果死去的父亲突然出现在眼前,那她受到刺激一时间产生幻听也不是不可能。

        

“不…那就是爸爸。”

        

北神晴子微微一笑,握着父亲的手,依偎在父亲的肩膀之上。

        

只是这样一幅场景放在一举漆黑的骸骨与美少女身上,怎么看都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之感。

        

可是北神晴子的脸上满是恬静与祥和之色,那扭曲的感情,毒辣的算计都已消散。

        

仿佛这一刻她才是真正的她,那个喜欢父亲的安静少女。

        

只不过这短暂的安宁,也在后续的大部队到来后被打破了。

        

鉴识人员忙着在酒窖拍照取证,采集骸骨信息,而唐泽两人就陪着北神晴子在楼上的沙发上静坐。

        

她看着忙忙碌碌的人群,脸上带着麻木,仿佛一切都不能再动摇她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说说一切的经过呢?”唐泽看向北神晴子开口道。

        

北神晴子听到唐泽的话瞳孔有了些许的聚焦,她抬头看了看唐泽,眼神又看向了一旁的墙壁,但唐泽知道她根本就没去看什么。

        

哀莫大於心死,此刻的她恐怕就是这种状态了。

        

唐泽开口是想要让她说出来,这样也能好受一些,但看对方的反应,这方法恐怕是不行了。

        

沉默一直在持续,正当唐泽判断对方完全没有打算开口意思的时候,北神晴子却是缓缓开口了。

        

“妈妈死后,只剩下我和爸爸两人,我再也抑制不住对爸爸的爱意…”

        

伴随着北神晴子的缓缓描述,她那扭曲的感情一点点的在两人眼中铺展开来。

        

母亲的去世,对于北神庆介的打击很大。

        

她是母亲的女儿,自然和母亲很像。

        

在母亲死后,自己原本那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情感,如同潮水一般奔涌肆虐,再也无法阻止。

        

她想要和父亲跟亲密。

        

于是,她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母亲的替代品。

        

可正常人又怎么会接受这样的感情?

        

北神庆介勃然大怒,双方之间再没了父女之间的和谐,扭曲的感情成了横在两人之间的刺,让他们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

        

不,或者说是单方面的,北神晴子的爱意依旧炽热,但作为父亲自然是不会容许她的接近的。

        

从那之后,北神庆介就一直躲着他。

        

这样的情况自然让北神晴子心中很难受,好像胸口都要裂开了一般。

        

而导致之后一切的悲剧发生的,是父亲所做的那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