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为大家
推荐优质的划船机

乔静与翁&雄性鲛人和女主h

小玉毕竟是二十左右的姑娘,内心的骄傲在这些越难姑娘们的面前掩饰都掩饰不住的。有几个越难姑娘眼中的羡慕也是遮掩不住的。

        

至于和侯平安练习众华国语都一本正经的盯着他看。

乔静与翁&雄性鲛人和女主h

        

有个穿着白色奥黛的姑娘比较大胆,问一句:“侯先生,您有女朋友了吗?”

        

侯平安笑:“要看什么样的女朋友!”

        

“啊?什么样的女朋友?”

        

不只是那个问话的越难姑娘有些疑惑,连周围的姑娘们都疑惑了。

        

侯平安就一把牵住那奥黛姑娘的手,然后说道:“现在我们这样聊天,我们是朋友了啊,但是你是女性的朋友,所以叫女朋友。”

        

奥黛姑娘就脸一红,手想抽回来,但是没抽动。

        

侯平安怎么可能让她抽回去,另一只手还在柔软的小手上拍了拍。

        

“还有一种女朋友,不只是朋友,还是自己的亲密的朋友,除了不滚床单,什么都可以做的,什么话都可以谈的。当然还有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女朋友,住在一起,睡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的。所以你问的是哪一种女朋友?”

        

奥黛姑娘就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最……最后一种。” 

        

“小桃想做你女朋友!”

        

另一个叫小金的姑娘也大胆得很,对着侯平安就叫起来,还推一把奥黛姑娘,将这个叫“小桃”的奥黛姑娘推得身子一歪,就差点儿滚到侯平安的怀里去了。

        

几个姑娘都大笑起来。

        

小玉就将那小桃一把拉住,自己从草地上站起来,看了看前面的大楼。

        

“侯先生,我们现在去参观一下我们的体育馆吗?有室内篮球场,还有羽毛球场……”

        

小玉觉得这种体育场和视频里见过的众华国的一些学校的体育馆是比较像的,想带他去看看。

        

一是想要摆脱这群姑娘们的纠缠,这已经让她有点儿不舒服了。明明是自己带侯平安过来的,现在却都一个个的蜂拥而来,想要喧宾夺主的架势了。二是也想让侯平安夸一夸她的学校设施。

        

有点儿小朋友想要的表扬的模样。

        

侯平安当然明白这姑娘的意思,也就爬起来,拍拍屁股,笑道:“走吧,去看看。”

        

正要走的时候,忽然回头看那个奥黛姑娘。

        

“你不是要当我女朋友吗?还不跟着我?”

        

奥黛姑娘一听,就有些懵,刚才又不是自己说要当他女朋友的。但是一个众华国的帅哥邀请自己,也很心动,就点点头。跟在侯平安的屁股后面。

        

那个叫小金的姑娘也嘻嘻哈哈的跟上来,还推一把小桃,想要故伎重演的将小桃推到侯平安的身边去。

        

小桃一个踉跄,被侯平安扶住了腰,轻轻的捏一下,笑:“跟我旁边走吧!”伸出一只手,这意思很明显了。小桃要不迟疑的将手放进侯平安的手里,拉着就朝体育馆那边去了。

        

体育馆不算大,一个篮球场,一个排球场,一个羽毛球场和两个乒乓球场。

        

篮球场只有三四个人懒懒散散的投篮。倒是有打羽毛球的。

        

“还好吧?喜不喜欢打篮球?”

        

小玉看侯平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侯平安脸上浮现出笑,点头:“还不错,还不错。”

        

小玉和小金都浮现出自得的笑容来了,一种被肯定的满足感。

        

“打不打篮球?”小玉悄声的问。

        

“算了,我也没带换的衣服来!”侯平安就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抬手看了看手表,“带我去吃饭。”转头看那跟着的另外两个姑娘,“一起去!”

        

“好啊好啊!”

        

小金和小桃点头,欣喜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去吃饭的路上,侯平安依旧坐在小玉的摩托后座,小金骑摩托车,载着小桃。在经过刚才那群姑娘身边的时候,小金还显摆的挥了下手,用越难语和那些姑娘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惹得那群姑娘拿着手里的帽子朝着她砸过去。

        

侯平安手扶住小玉的腰,凑近了在她耳朵边说道:“去最好的餐厅。”

        

小玉的腰又僵硬了一下,但是还是听了他的话,又调转了车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后面的小金和小桃赶紧跟着。

        

在芒垓大多数的餐厅都有众华文和越南文双语,有的还有英文三种语言作为招牌。

        

小玉带过来的最好的一家餐厅,也不过是一家装饰的还可以的西餐厅。甚至还不如桃花县的西餐厅。

        

“就是……就是这里。”

        

反正小玉是很少来这种西餐厅来吃东西的,一般都是为外国游客服务。所以她就站在那里,对侯平安说,自己并不准备进去,站着不动。

        

“欢迎光临!”

        

门口的两个姑娘居然是字正腔圆的众华国话。

        

“进来啊!”

        

侯平安一只手就拉着小玉,另一只手就去拉也站着不动的小桃,一手一个的用手揽住了腰肢,就往餐厅里走。

        

餐厅的服务眼似乎对这种情况了然于胸,直接带到楼上的位置。一个卡座,正好四个人坐下来。

        

“都坐!”

        

似乎三个姑娘都有些拘谨的放不开。

        

“坐吧,我请客,不会让你们付钱的。”

        

三个姑娘这才放松了身子,本来坐的笔挺的身子有点儿软踏踏的倚靠在沙发椅上了。

        

芒垓经济虽然发展的还不错,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工资不算高。这里的西餐主要是对外国人服务,所以价格高了这里平均水平不止一个档次。

        

服务员拿来菜单。

        

三国语言标注,还有越难币和众华币的价格。也就是说这里可以直接用众华币来付款。而且还可以用微信支付。

        

一块澳洲小牛排就卖128元,一份水果沙拉28元,一份拿铁咖啡38元。

        

这是侯平安叫的一份自己的,然后他看其余的三个姑娘,指了指菜单。

        

“随便点,今天所有消费,候哥我买单!”

        

三个姑娘还是看着菜单,眼睛有些发直,不敢点啊。自己像侯平安这样吃一餐,就得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实在是有些肉痛。

        

“照我的这样,再上三份!”

        

侯平安懒得和这些姑娘扯皮了,直接就将菜单收起来,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含笑着点头去了,临走还看一眼这三个姑娘,这是三个幸运儿。搭上了有钱的众华国人,以后日子肯定好过了。

        

其实越难人现在都是这样的想法,只要是个众华国人,都认为是有钱人。搭上了就赚了。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

        

在西餐厅工作的越难人更是这样的认知,毕竟来这里陪着众华国男人来的越难女人,大多数都穿的很洋气,看起来也很有钱的样子。

        

开吃的时候,侯平安也没讲什么西餐礼仪,只是最基本的左叉右刀的。那几个姑娘开始放不开,看侯平安的样子,也学着左叉右刀的切肉,然后用叉子叉着吃。

        

开始小心翼翼的看,然后就慢慢的放开。

        

然后小金就聊起,上个月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个众华国男人,是个中年人,人很好,也很绅士之类的话题。

        

这是在向侯平安表明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有众华国朋友。

        

这种拉近自己和别人距离的做法让小玉都微笑起来了。

        

吃完了牛排,四个人坐了一会儿。

        

小玉问:“待会儿我和侯先生去美食街那边,你们准备去哪里玩?”

        

这意思就是,等会儿我们去完了,就不带你们了。

        

小金还想说话,但是小桃就摆了摆手,制止了她,笑道:“我们待会回学校去,现在学校还有做众华国文的培训班,我还想练习。”

        

“那行,待会儿我们就走了!”

        

小玉说着,就看着侯平安,等他的回应。

        

那就走吧!

        

侯平安也不嗦,直接就去吧台那边买单了。扫码付款,还是比较方便。

        

小玉就告诉侯平安:“这里好多地方都能扫码付款了,主要是众华国人的游客挺多的,你们来玩也方便。”

        

美食街卖的大多数都是越难美食。

        

但是说实在的,越难美食和众华国的美食还真的不能相比,只是吃一个新鲜感而已。

        

但是小玉说起这些美食来,就津津乐道。

        

大概活这么大,也没真正的唱过众华国美食是什么样的吧。

        

“你毕业了准备做什么?”

        

侯平安一边吃越难特色的河粉,一边问小玉。

        

小玉没有吃东西,可能怕花钱,也怕侯平安给自己花钱了。刚才她一顿西餐吃了侯平安近两百元人民币,吓死她了。现在更不敢主动的点东西吃,侯平安要给她买,也不要。

        

侯平安试了两次就懒得问她了,自己吃就行了。

        

“准备去众华国那边的城市找个工作,听说薪水还不错,有时候会有3000众华币。家里要盖房子,现在的木房子……”

        

河粉并不好吃,比常陵市米粉差多了。侯平安吃了两口,觉得没什么味道,就准备扔垃圾桶里,但是看了看,没找到垃圾桶。

        

“给我……”

        

小玉伸出手接过了侯平安手里的河粉,自己拿着,准备走到垃圾箱的地方,再扔掉。

        

3000元对于小玉来说已经是很高的工资了。

        

侯平安并不发表意见,就是随口问一问。

        

两人闲逛了一会儿,找了个地方喝咖啡。就是路边随便支两张桌子路边咖啡摊子。越难人很喜欢喝咖啡的。而且随便找个地儿都能找到喝咖啡的摊子。

        

喝着咖啡的时候,小玉看了看自己的那个手机。

        

众华国牌子的手机,物美价廉。

        

“我们去酒吧街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您可以在那边喝酒点东西吃的。晚饭就可以在那边解决……”

        

“走吧!”

        

两人又骑车去酒吧那条街道。

        

刚进街道,侯平安从后座下来,小玉正要骑到一边停车。忽然一辆摩托从斜里冲出来,摩托后座一个男子猛的一伸手就将侯平安拿着的那个小包抢在了手里。

        

“轰!”的一声,摩托车就从小玉的摩托边冲过去。

        

“抢劫啊――”

        

小玉用越难语大声的喊叫着,手里的油门猛的拧到最大。

        

连人带车就飞了起来一样,“嘭”的一声,撞击到了刚才那两个男人的摩托车上。

        

两个男人直接就甩了出去,侯平安的包也被甩掉了,小玉也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将那个小包紧紧的拽在手里,冲着那两个摔得一瘸一拐的越难男人吼叫着什么。

        

那两个男人似乎有些胆怯了,赶紧扶起自己的摩托车,跨上去,一溜烟的就跑的没踪影了。

        

小玉情绪还有些激动,胸部还在急促的起伏。

        

刚才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就是一个念头,不能让那两个人将包抢走了。等真的将包抢回来,她大声的斥责这两个越难男人丢越难人的脸,抢劫外国人……

        

这一切都是短时间内完成了。等那两个越难男人离开,她紧绷的神经就一松,才感觉到身体有些痛,特别是小腿骨。

        

“别这么拼命啊,又不值几个钱!”

        

听到这句话,小玉身子一软,被侯平安稳稳的搂住了。

        

她所有强撑着的精神力被侯平安的这句话就轻易的击垮了,支撑不住,倒在了侯平安的怀里,感觉到强有力的臂膀环住自己的腰,托住自己的背。

        

“候先生……”

        

“别动,叫我猴哥……”

        

“猴哥……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