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为大家
推荐优质的划船机

极品少妇txt全文阅读&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与此同时,新城大学。

极品少妇txt全文阅读&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正在校内上课的方鸿忽然微愣了一下,此时他的注意力都在显示于视前的“社会名望系统”的界面上,名望值忽然在这个时候暴涨了127万,累计突破了240万数值。

        

而成就点也随之跃升至18.74万点,净增长达到了12.7万点,已然满足兑换一张道具卡了。

        

方鸿第一时间想到了曹成辉,但很快就否定了。

        

这段时间曹成辉也没有在天崖论坛上装X,不可能突然暴涨这么多,即便如此也不可能是名望值与成就点10:1的比值。

        

因为方鸿也大概率摸清楚了这个名望系统的情况,在10:1数值的情况下是绑定者直接对在目标哪里获得影响力的结果,曹成辉在网上装X是获得间接影响力。

        

答案出来了!

        

这次突然暴涨的名望值,应该是直接目标,而且这个目标还不是一般的人,因为目标影响力越大,获得的名望值越大,说明这个目标本身就是一位有着很大影响力的人物。

        

“什么样的所谓大人物在暗中关注我呢……”方鸿心中思量,名望值的突然暴涨也间接让他知道了这一信息,已经有能量巨大的人物注意到他了。

        

方鸿的初步判断,十有八九是资本市场有关,直接原因就是这三个月做出289倍的夸张回报率。

        

这时,下课了。

        

方鸿带着疑惑离开教室,同时也在思量着关注他的所谓大人物,可能来自什么地方。

        

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来电了。

        

拿出手机瞄了眼来电显示,是曹成辉打来了,一接通电话便听到了他的声音:“老板,华阳集团的副总突然找我,当然他找我的目的是找你,想要与你见一面。”

        

华阳集团?

        

方鸿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禁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名望值突然暴涨的答案找到了。

        

对于华阳集团这个名字,方鸿并不陌生,原主的记忆信息中就有这个名字,而且穿越重生到这个年代的新城,这段时间也去了解过这家资本集团。

        

华阳,可以说是当下新城的第一大资本集团,也可以说是当地最大的地方豪强。

        

这家集团公司如果溯其崛起的源头并不算光鲜,多少带些原罪的,不过早在15年前华阳集团就开始“转型”了,现在是一家非常正规的大型企业集团,“转型”也很成功。

        

华阳集团涉及的行业领域众多,地产行业占了该集团37%的业务比重是第一大业务,其次就是实体如电子制造,就是电子厂什么的,然后还做私募股权,也做风险投资。

        

近几年来还积极拥抱互联网等新事物,在一级市场投资了多家IT互联网企业,不过比较尴尬的是,华阳集团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出手投资的几家IT互联网企业都失败了,那些突出重围的互联网公司,华阳集团一家都没沾边。

        

除此之外,方鸿还了解一些新城的坊间传言,一些当地的民间借贷机构背后多少都有华阳集团的影子,这些所谓的民间借贷机构说的直接一点就是放高利贷的,且大多都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产业链。

        

方鸿觉得类似的坊间传言被流传,多半也不是无中生有。

        

末了,方鸿收起思绪回电话:“华阳集团的副总?”

        

“对,确切的说是华煜副总裁,他爸就是华阳集团现任的一把手。”电话另一端的曹成辉点头道,在得知并确认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感到十分吃惊,根本没想到华阳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会来找他,而且态度非常的客气。

        

曹成辉知道人家的客气并不是对他本人,而是因为自家老板方鸿,同时也更加坚定今后跟着这位年轻的老板混。

        

其实华煜完全可以直接找到方鸿,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

        

但还是绕了一层,通过曹成辉来传达意思,看似多此一举实则给了双方一个缓冲的余地。

        

“嗯,知道了。”方鸿听完曹成辉的转述,思量片刻便回道:“代我转告他,明早八点我会前去拜访……接我?不用他亲自过来接我,我过去就是了,嗯,就这样。”

        

方鸿交代完便挂了电话,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这一面还是很值得去见的。

        

其一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怎么说也是新城的地头蛇或者说地方豪强,其二是若能从华阳集团哪里给群星融到一笔资金也是挺好的。

        

方鸿现在正搀着那些被杀到地板价的核心资产呢,若是能够从华阳集团那里搞到钱就可以配置核心资产了。

        

金融的本质就是借钱,高端说法叫融资,而借钱靠的是讲故事,说的接地气一点就是忽悠呗。

        

……

        

翌日。

        

方鸿来到了新河湾区,也顺利的进入了华阳别墅宅邸。

        

刚刚到别墅宅邸的时候,华煜便出来接待,看到方鸿便是笑脸相迎道:“方先生,幸会!幸会!”

        

华煜一见面便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完全把方鸿以平等的地位对待,至少表露出来的态度是这样的。

        

方鸿也带着笑容淡定回道:“久仰。”

        

初次见面,眼前这个年轻人所展现出来的这份从容与镇定让华煜心中很是惊讶,最重要的是从方鸿身上没有感受到是强装镇定,而是从容得……很自然。

        

正常情况下,在双方地位和背景不在一个层级之下,一般人别说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了,就算是年龄加一倍,现在这场面也会显得谨慎谦卑。

        

甚至唯唯诺诺。

        

不过华煜到也没有将心中的想法表露出来,旋即伸手笑道:“方先生这边请,我父亲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听到这话,方鸿也闪过一丝诧异,他本以为是华煜想要见他,没想到是他父亲,那就是华阳集团现任掌门人了,不过到也没太过惊讶。

        

华煜领着方鸿深入别墅,这栋豪宅很大,是传统园林布局,散发着古色古香的风味。

        

“方先生实不相瞒,华阳集团已经关注方先生有些时日了,你在股票市场的操盘水平令人侧目,华阳旗下也有自己的操盘手,但像方先生这样同时具备超高收益和强稳定性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华煜领着方鸿前行时闲聊道,也是不加掩饰的称赞。

        

方鸿淡然笑道:“华总当面这么评价,如果我谦虚客套就显得虚伪做作了,三个自然月内用六万多块钱做盘打出2000万左右的绝对利润,三个月290倍的回报率,这份战绩在A股市场不说绝后说空前没毛病,想来也当得起‘牛笔’两个字,我就是想谦虚但实力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