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为大家
推荐优质的划船机

紫色硕大就冲了进去/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第七十章:太古神鹿

    朝歌城。

    一个赤脚的白衣女子背着一个剑匣,缓步走在熙熙攘攘的城中,仙气飘渺,气质清冷,好似天上下凡的仙子一般。

    她走到贺府门前停下。  紫色硕大就冲了进去/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嘴角噙其一丝冰冷的笑意,眸子之中闪烁着一股霸道的戾气,令人不寒而栗。

    她自剑匣子之中取出燕赤霞的那把轩辕剑,开始登门。

    “赤霞山降妖除魔,闲杂人等退开。”她只是轻轻的这样嘀咕了一句,然后将贺府那道大门直接撞开。

    惊慌失措的两个下人被一剑削首。

    然后,这个赤脚女子踩在血泊之中,缓缓推进,但凡遇见人,皆是一剑斩首,当她从倒座房走到这座七进大院的第一道垂花门,已经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宛若人间地狱。

    “鹿妖,是你自己伏诛呢,还是我杀光整个贺府。”女子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威严,语气之中夹杂着一股冰冷的彻骨的凉意。

    嗖!

    一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梅花鹿冲后院冲上半空,通体金黄,头生三角,浑身流溢的莹莹宝辉,一双巨大无比的翅膀一扇一扇的,这其间有光华洒落,整个空中都变成了一片金黄。

    “好一只太古神鹿!”白衣女子轻轻一笑,她整个人在这个瞬间身躯突然如一道匹练一般升空而去,手中那把轩辕剑猛然斩出,劈向那只太古神鹿。

    鹿妖心底一颤,低下头来看着眼下那座贺府,最终狠狠一咬牙,再次腾空而去,就要没入白云之中。

    只见那白衣女子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不慌不忙,那斩下的一剑,并未停留,依旧斩向那座贺府。

    “赤霞山都是这等不要脸的货色吗?”已经遁入白云之中的鹿妖狠狠一咬牙,整个身躯在此刻颤抖着,带着一股愤恨和不甘,最终双翅一展,如鲲鹏直上九万里,完全覆盖着贺府。

    下一刻,轩辕剑斩在她的身躯之上,刹那间漫天血雨从天而降。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鹿妖的身躯,如同断线的风筝,飘荡到远方,狠狠的坠落在一处山谷之中。

    显出原形的鹿妖那巨大的身躯挂在半截山头,这一处神光普照。

    那白衣女子御剑而来。

    自剑匣中取出诸多苻箓,投向那身躯如同山岳一般的鹿妖,仅仅片刻便在这鹿妖身上,下了九九八十一道禁制,下一刻,那巨大的鹿妖身躯快速缩小,最后变成寻常大小。

    “什么太古神鹿,不过如此嘛!”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她猛然按住那太古神鹿的头颅,一道真气打入那太古神鹿的头顶,下一刻,那太古神鹿振动着双翅,载着这白衣女子,没入天际云彩之中,消失不见。

    ……

    贺府之中。

    贺员外背负着双手,望着那陪着自己度过诸多时光的结发妻子的真身,不悲不喜,轻轻转身,看了眼这满院血迹,坐在石阶之上,呆呆出神。

    ……

    赤霞山有一位年轻白衣女子,据说叫赤霞仙子,乃是赤霞山燕赤霞嫡传弟子,下山又上山,第一战就收了一头太古神鹿为坐骑,这件事并没有在这座风凌天下传开,哪怕那头畜生是一只太古神鹿,因为在这个修真界来说,斩妖除魔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

    竹海,松涛,瀑布。

    竹楼之上。

    入夜。

    入春的季节,已经不像冬天那般死寂,已经开始在田野上有虫鸣鸟叫声,风吹着竹海,传来呼呼的声音,那摇动的竹海,宛如鬼魅在跳舞。

    已经贵为敢在大岭王朝和大帧王朝之间分一杯羹,并且已经挥兵南下,丝毫不讲情面的主动蚕食大帧国土的大夏王朝开国皇帝的姜知报,此刻正坐在竹楼之上,身边没有任何护卫,就是孤身一人,正举着酒杯,看着一桌粗茶淡饭,灌了一口酒,然后夹了一粒茴香豆,轻轻的放入口中。

    “那些年家里穷,我们甚至连饭都吃不上,一杯米酒,一碟下酒菜,就是父亲这辈子最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心的事情,而你终是不小心就把盘子打翻,让父亲只能一口一口的喝着米酒,那时候不知道,现在想起来,那酒是多么的寡淡无味。”姜知报轻声说道。

    “你打算做什么?”江南开口道,并不去动桌上的筷子和酒水。

    “我准备用三年的时间攻下南朝,让大帧王朝就此终结,然后休养生息十年,挥兵北上,灭大理,灭大岭,再蚕食四周那些突厥国土,入草原,让整个大夏王朝一统整个荷叶洲。”姜知报诉说着自己的宏图大业,最后伸出一只手掌,道:“我打算用五十年的时间。”

    想了想,姜知报又补充道:“我是凡人,最多活一百年,也就是说,我必须在九十岁之前做完这些事,如果我活不了这么长时间的话,那将是一种难以弥补的遗憾,对,就是遗憾。”

    “我问的不是这个。”江南道。

    “我知道呀,但是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其他的,我说什么?”姜知报转头看了一眼慕挽歌,笑道:“说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我怕你会拔剑杀了我。”

    “姜知报,你别不知好歹。”江南的声音有些冷。

    慕挽歌站在一旁,轻咬着嘴唇,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算了,酒也喝了,饭也吃了,以后咱俩人间不见。”姜知报说完,竟然站起身来,转身就往外走。

    江南没有动,只是看着那个背影,一句话也不说。

    “我送送大哥。”慕挽歌像个懂事的孩子,犹豫了一下,最终跟着姜知报的身影,走下竹楼。

    姜知报就站在竹楼旁,像是在刻意等着慕挽歌。

    “一个消息,赤霞山有位白衣女子,据说叫赤霞仙子,去了趟朝歌城,降妖除魔抓了头太古神鹿做坐骑,弟妹这安静日子,还能安逸多久?”姜知报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慕挽歌站在原处,泣不成声。

    已经走入竹林的姜知报突然转头,月光下,他笑得有些邪魅,轻声道:“人间不见,天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