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为大家
推荐优质的划船机

暴力强奷短篇小说集*一挺而入完整版txt下载

封烃早早就派车子去接楚染,他昨晚收了一晚上的约会攻略,紧张得一晚上没睡,alice倒是一大早起来,看到他在花园里走来走去,好奇地问身旁同样困惑的炽屿。

    “他在做什么?”

    炽屿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这下,alice更一头雾水,但她不纠结,又自己去玩去了。  暴力强奷短篇小说集*一挺而入完整版txt下载  

    第一次约会,封烃向自称老手的司凌寒请教了一下,谁知道他一听说他要和楚染约会,说什么都要一起。

    这不,远远就见到帅气逼人的司凌寒大步走来。

    见到封烃有些发黑的双眼,诧异地睁大了双眼,“你该不会一晚上没睡觉吧?烃爷,这可不像你,不就是个约会,你紧张什么?”

    司凌寒极其不会看脸色,或许是他就是故意想激怒他。

    封烃黑着一张脸,低头看到他的双脚好,抬头挑眉冷笑,迅速掏出手机,‘咔嚓’,拍下了司凌寒穿反了鞋子的双脚。

    “啧,不知道洛裳看到鼎鼎大名的司医生连鞋子都会穿反,会不会后悔和你约会?”

    司凌寒脸色一黑,咬牙切齿地喊出封烃的名字!

    “快把照片给我删了,要不是因为你大早上催我,我会穿错?”

    在怒吼的同时,司凌寒还不忘把鞋子换过来,难怪他刚才开车的时候那么不舒服。

    封烃放肆地大笑两声,然后悠闲地踱步坐到自己的轮椅上,完全不理会各种跳脚的司凌寒。

    “少爷,消息已经放出去了。”

    封烃故意把自己失踪的事放了出去,老头那边也派人早上也派人打了个电话,封御知道后自然会放松警惕,人在放松警惕的时候容易出错。

    “嗯,看看封御接下来还有什么行动。”

    司凌寒自觉从封烃那边拿回照片不太容易,也就放弃了,反正他在封烃手里的黑料也不止这一点。

    “楚小姐到了。”

    佣人走进来,身后跟着楚染,既然是正儿八经的约会,她还是化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妆,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份妩媚。

    看惯了楚染穿修身衬衫配牛仔裤,见她穿裙子,司凌寒忍不住吹了一口口哨,却被封烃一巴掌护在头上,“不许看!”

    这是封烃第二次见她穿裙子,第一次是在轮船上,但那时候的太过冷漠疏离,现在这样一条简约的连衣裙正好。

    他抬起长腿,两步走到楚染身边,像个情窦初开的男孩见到心爱的女人一样手足无措起来。

    司凌寒不屑地‘切’一声,朝着他的后背比了一个国际手势。

    “没睡好吗?”楚染看他的眼角有些疲倦,抬手抚摸了一下,封烃似乎很享受地眯上眸子。

    “喂,你们考虑一下我这个大活人好吗?能不能别随地撒狗粮?”司凌寒不满地喊起来。

    楚染收回手,转身看到一脸不满的司凌寒,故作诧异地开口:“啊,你在这里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一问让司凌寒觉得她彻底被封烃带坏了。

    “哎,司医生,你的袜子穿错了!”

    司凌寒低头一看,两只袜子颜色不一样,一只白色,一只米白色,如果不仔细是看不不出来的,一抬头看到那俩人的笑脸,她…她就是故意打击报复!

    三人说话间,洛裳也来了,她明显没有料到楚染也在这里。

    “你们?”

    洛裳到楚家不算太久,多少知道一点楚家和封家的恩怨,看到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十分登对,她又觉得那些恩怨不算什么。

    楚染笑而不语,看到洛裳,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司凌寒会出现,她走在封烃耳边轻声问:“告诉我,你是不是紧张了,找人给你撑场面?是怕我把你给吃了吗?”

    封烃的脸不可抑制地发烫,楚染的表现像个老手一样,心里有些窃喜又有些气愤。

    楚染觉得他这个样子真的太可爱了,踮起脚尖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封烃下意识搂住她的腰,以免她摔倒,觉得耳朵有些发痒,全身像是电流穿过一样,麻麻的,幽深诧异的双眸盯着她,而她也望着他浅笑。

    “咳咳……”司凌寒把握着拳头的手抵在嘴角,轻咳几声,“适可而止啊!”

    “想去哪儿?”楚染看向封烃,“你这两天方便出现吗?”

    楚染太聪明,什么都看得很通透,所以封烃才会觉得他对她来说可有可无。

    “没事。”

    “那我们去哪里?”

    “他包下了一整个山头,说要带你去巡山!”司凌寒找到机会开始反击,毕竟他确实是要带她去山里泡温泉。

    楚染:“……”

    洛裳:“……”

    封烃用眼神警告了对方一样,可惜对方似乎没有领悟到他的意思。

    “闭嘴!再吵就别去了。”

    威胁果然很奏效,既然是约会,那炽屿和alice留守别墅,封烃和司凌寒分别开了车子带着自己的女孩出发。

    看着窗外急速后退的树木,楚染好奇地问了一句:“你真的要带我去巡山?”

    “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立马掉头就走?”封烃开车他最喜欢的suv,扭头看向楚染,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

    楚染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我是想走,但现在已经上了贼船,走不了。”

    “要不还是换我来开车吧!”楚染看了一眼他裹着纱布的手,“其实我们可以等你的伤好了再说。”

    “我等不及!”

    封烃说话直白,楚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嘴角一直上扬。

    “让我试试你的车,还是说你舍不得?”

    封烃一听以为她误会了,急忙否认,“不…染染,不是!”

    “那就让我试试。”早在祈南看到他的车子时,楚染就想试试这辆顶级配置的车子了。

    司凌寒见他们停下,开着车子从身边呼啸而过,同时还伴随着他嘲笑的声音。

    “烃爷,你是不是不行?”

    换了位置正在给楚染系安全带的封烃听到司凌寒的话,双眸一暗,待会儿一定要把他穿反鞋子的照片发给洛裳看。

    楚染顺手摸了一把封烃柔软的头发,笑得一脸宠溺,“乖,把安全带系上,等会儿给你报仇!”

    封烃照做后,慵懒地蜷缩在座椅上,半侧着盯着楚染的轮廓。

    “走了!”